导航菜单

重庆快3点数计划-趣闻

武漢醫生:疫情剛開始 整個不讓說

武漢協和醫院。(取自百度百科) 分享 facebook 「武漢肺炎」來勢洶洶,快速蔓延至中國大陸各地和其他國家,釀成一場大災難,外界強烈質疑武漢官員「瞞報」惹禍。大陸官媒今天引述武漢協和醫院醫生的說法,證實在疫情之初武漢官方存在「冷處理」、「瞞報」、「捂蓋子」等情況。據「中國新聞周刊」報導,武漢協和醫院的醫生林羽(化名)回憶說,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武漢市的策略都是「冷處理」。他所在的醫院就通知,在沒有單位授權的時候,不允許私自在公眾平台談論病情,不允許私自接受媒體採訪,不僅僅是臨床系統,包括院感、CDC那邊消息管控更嚴重,「整個就不讓說」。 當時,醫生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再囑咐就診患者:「口罩、口罩、一定要買口罩、戴口罩」,甚至半開玩笑地囑咐「不要去華南海鮮市場買東西,那裡東西不新鮮。」12月31日,武漢市政府公告稱,共發現27例病例,其中7例嚴重,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人民日報官方微博發消息:「目前病因尚未明確,不能斷定是網上傳言的SARS病毒。」武漢市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還傳喚了8名在網路上發布、轉發不實資訊的「違法人員」,依法進行處理,並在2020年第一天通過官方微博發布了這條消息。從1月6日至1月10日,武漢市衛健委沒再就「不明原因肺炎」發布通報。「12.31通報疫情,當天我去買口罩,藥店排長隊,而且斷貨。後面幾天官方要我們『不傳謠』,而且說『未見人傳人』,我們鬆懈了。再後面一周多,病例一個沒有增加,我們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一位武漢網友在在個人社交平台上寫道。1月11日更新的通報中,武漢市衛健委繼續表示:「自2020年1月3日以來未發現新發病例。目前,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而就在此後幾天,泰國、日本紛紛報出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1月12日~17日,湖北省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正在武漢市召開。18日,百步亭社區還舉行了第20屆「萬家宴」。20日下午,武漢省應急管理廳舉辦了春節聯歡會。21日,省春節團拜會文藝演出在洪山禮堂舉辦。參加演出的湖北省民族歌舞團官方帳號寫道,到場觀看的有省領導和省各界代表,「在武漢:大家帶著層層口罩,克服肺炎恐慌,用敬業、執著、認真全力以赴。」在1月20日前,武漢大街上戴口罩的人並不多。林羽曾詢問武漢地鐵職工為什麼不帶口罩,對方說是領導不讓帶,怕引起恐慌。「太寒心了!如果官方剛開始就把情況說清楚的話,百分之五六十的人會做好防護吧。」林羽說。「意識到事情嚴重了,就是在鍾南山院士(20日)出來說話(「人傳人」)之後。」多位受訪者這樣表示。此時的武漢協和醫院已將體檢中心臨時徵用為「感染病房」,一樓為輸液室,2~3層為病人病房,4層設置了醫護人員隔離室,疑似感染的醫護人員19日已經被安置其中,最高峰時有20多位醫護人員疑似感染。1月20日鍾南山講話之後,混亂仍在持續。22日,疑似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的待產婦劉芳在武漢協和感染科住到第四天,即將臨盆。因為怕對胎兒有影響,她一直沒做CT,能夠檢測新型冠狀病毒的試劑盒因緊缺也一直沒排到她。「剖的當天確診了,因為第一胎剖腹,這胎還得剖,沒有辦法,醫生就穿著三級防護服,穿得像宇航員一樣給她做了剖腹產。」林羽說。23日發布的「武漢市衛生健康委關於市民關心的幾個問題的答覆」中提到,前期(1月22日前)全市「每天可檢測樣本200多份」,但光是武漢協和的發燒門診每天就有近200人在排隊,這還只是武漢市七個定點診療醫院之一。當時,武漢協和排隊最長的超過了5小時、短則2~3個小時,「病人往上報,幾天都沒有反應,然後上面說還在等,人太多,導致很多醫生、病人不能確診。」林羽說,當時,院內還有接近30名醫護人員在隔離觀察。除了發燒門診的醫護人員配備了護目鏡、口罩、隔離衣等三級防護裝備,其他科室和病房的醫生和護士除了口罩,基本沒有其他防護。